關於部落格
~仙劍奇俠傳四.夢迴璃紗up~
  • 882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【色,戒】

已經好幾天了,我和nami兩個人去看色戒 (怪了,旁邊的男人怎麼說都不去看呢?但它是文藝片啊啊啊,是文藝片啊啊啊~又不是ABCD教學片,怕啥啊~!) 咳,重回主題。 已經好幾天了,我還在【色戒】裡,無法抽身。 我真的被李安嚇到了,知道他幾部電影(除了綠巨人),都膾炙人口,口碑都很棒,也都有拿獎,但我的興趣真的是不大。(或許文藝片這種東西本來就離我很遙遠吧) 但這次,是他的劇情內容吸引我走進去的,張愛玲的小說反而是我看完回來後才去搜尋的。 小說寫的很少,只有短短二十八頁,但張愛玲用了十年的歲月來完成的。 內容,真的不多,但李安看出了這個故事的重點,將它舖陳為近一百六十分鐘的電影。 他很成功。 我到現在還不能忘記這部電影裡面的一絲一毫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一開始是麻將,張愛玲的小說裡,一開始也是麻將,李安說他很儘量忠於原著,再去改動。 連場景,連貴夫人身上的衣飾描寫,幾乎是與小說相同。(這讓我覺得佩服,畢竟肯忠於原著又改編的很棒的導演真的很少,舉凡金庸、古龍的小說,拍成電影、電視劇,一翻再翻,幾乎部部走味.......) 麻將桌上的是女人們的方城之戰,用一塊塊的麻將圍出自己的領域,藉著洗牌、談話,暗暗炫耀自己手上的戒,家裡的男人。彷彿在房子外的路倒屍、路邊槍決、排隊領米等慘狀與她們無關。 梁朝偉飾演的易先生是漢奸,而湯唯飾演的麥太太,也就是王佳芝則是特務,這是個愛國人士刺殺漢奸的故事,但是剝開外衣後,才發現----這是個愛情故事。 情與慾的愛情故事。 王佳芝是演話劇的,她台上演,台下也演,但其實我覺得她對刺殺漢奸這等事,本來就沒有興趣,是因為鄺裕民,為了喜歡的人,所以她也參加了,參加了這條不歸路。 為了鄺裕民想要刺殺易先生,她當了這劇的花旦,成了這場刺殺記的女主角。 藉由老蓸的引薦,見了易先生,與其說見了易先生,不如說是巴結了易太太較多,易先生根本鮮少出現。 終於在他們覺得沒機會的時候,易先生給了這個機會,他約了王佳芝吃飯。 在飯桌上的勾引,用眼神、用菸,我覺得易先生是懷疑的,那酒杯上的口紅印,真的貴婦人是不會留下口紅印,但或許他也想成是王佳芝在勾引他,畢竟紅唇總是會帶出情慾。 對於這個夜晚,我想易先生是快樂,但他的多疑心救了他,他畢竟還是沒跟王佳芝上樓,樓上可是一堆連人都沒殺過的小伙子在等他。 「他再打過來,代表他也有意思,我就得做他的情婦了。」王佳芝說。 我看著,我想,王佳芝沒想過會走到這一步吧,所以當她知道在她和易先生「博感情」的時候,她的命運卻被這幾個晾在家裡的人決定了。我覺得她被全部的人背叛了,一顆被利用的棋子,而且還被利用得一乾二淨。 「是誰?」 我想她也許有期待,期待是鄺裕民。 但是,不是,而且還是她最討厭的梁潤生。 看到這邊,我覺得其實她是可以抽身的,為什麼連破身這種事也要任人決定呢? 但是現在的氛圍就是「這個計劃已經變成這樣了,一定要繼續,不然前功盡棄」,這是一種同儕感染力吧,如果你是個不熬夜的人,卻交了夜夜通宵的朋友,到最後,你也會夜夜狂歡。 陷在這裡了,刺殺、愛國的氣氛把她綁住了,無法回頭,就這樣躺著失去她的童真來換取日後易先生的信任。而她愛慕的人卻連她的第一次也不試著爭取,只在談論到這個問題時候,轉身去陽台逃避,我想這令她心碎了一半吧。 但我不了解,為什麼還要進行第二次的性愛練習=_=,我真的不了解呢? 「妳今天似乎有反應?」 「我不想跟你討論這個。」 鄉民常常說啊~嘴巴說不要,身體倒是很老實。 這就是現實,即使她厭惡,但身體一旦被開啟了情慾之門,還是不由自主地會有反應。 而裸身看著窗外、對著鏡子細細描繪眉形,這都是暗指她的改變和成長。 但我覺得殘忍的是,就在王佳芝犧牲這麼多,就在鄺裕民親手扼殺他們倆之間的微小情愫之後,易先生全家卻很急著回到上海。 真是一個措手不及啊....... 即使整個人都被這消息震得七暈八素了,但王佳芝還是維持穩定的口氣,即使必須匆匆落幕,她也當了一個最稱職的謝幕人。 我想如果是我的話,我大概會狂了,真是太倒楣了。 大家刺殺計劃就這麼失敗了,整理了東西要搬走,卻被老曹發現這一切都是計劃的,而且被用這個理由勒索。 我說老曹啊~他們都有要殺人的心理準備了,這麼一群人,你居然還敢去勒索,真是有夠不要命的=_=+ 不甘心計劃失敗又被勒索,所以男孩子們群起抵抗,當鄺裕民費力地將刀子插進老曹的肚子,他這才發現 「原來人不是那麼好殺的。」 對啊,原來人不是那麼好殺的,生命是那麼的有靭性,四、五個男孩子應付一個中年人,居然也要那麼費勁。 每個都接過刀子插了老曹,彷彿要證明什麼一樣,要這麼做,大家才是共犯(或者是大家才是一條心?) 但王佳芝看見鄺裕民扭斷老曹脖子的那一刻...... 那不是她所認識、傾慕的鄺裕民。 於是她逃離這場鬧劇,離開這個可笑的地方。 三年,她整整當行屍走肉三年,她父親遺棄她,她同學背叛她,她便回上海與舅媽住。 舅媽是美其名,把王佳芝父親的房子賣掉,以供王佳芝唸書,但卻也拿著那些錢在這個米都要用領才有的時代裡玩麻將。 三年前被利用,三年後還是被利用。 後來在上海又遇見鄺裕民,倒不如說是鄺裕民又找上了她。 原來在香港那晚殺了老曹後,才發現他們幼稚愚蠢的行動全被監視著,被真的特務組織監視著。 於是當日那些大學生全被吸收進特務組織了。 唯獨他們的女主角—王佳芝,這場戲缺她不可。 鄺裕民再度找上王佳芝繼續三年前的任務,再一次扮演麥太太,再一次嘗試接近易先生。 又是一樣的氛圍,但是跟三年前的幼稚決定是不一樣的,她投身進入特務組織,唯有這樣,才能找回三年前的目的,來讓她不再繼續行屍走肉下去。 她繼續特訓,組槍、射擊、背很多很多麥太太資料,這次比三年前還有準備,也很順利的住進易家。 王佳芝和易先生之間的拉扯就像獵人與獵物一樣,有時候易先生是獵人,有時候王佳芝是獵人。 第一次的性愛是粗暴的,易先生也曾揭穿兩位色誘他的特務,他要小心,他怕王佳芝也是,於是從頭到尾壓制的王佳芝,令她無法反抗。 不過這是看的人的想法,根據梁朝偉的說法是,三年前那個約會的夜晚是易先生最快樂的一晚,似有若無的情愫在增長,卻突然離開香港,離開麥太太。但三年後再見麥太太,她的眼神、她的表情卻那麼漠然,所以他是生氣的。 在當下,易先生是獵人,王佳芝是獵物。 完事後,易先生離開了,而王佳芝嘴角卻揚起一個微笑。 或許是代表,易先生已經陷入她的陷阱,三年前的一切總算是有了開頭,也哀悼自己犧牲的一切總算有了價值。 所以她微笑,她才是獵人。 小說裡寫著:跟老易在一起,就像洗了個熱水澡,沖走一切積郁,因為這一切都有了個目的。 色戒炒的沸沸揚揚的不外乎那三場床戲,我看完後,我也覺得不能刪,刪了整個心路歷程就有點連不太起來了。而且實在太佩服梁朝偉了,可以把在性愛中依然孤獨的表情演出來,而且肌肉也太聽他控制了吧~真是戲神了。 第一場是粗暴,易先生防著王佳芝。因為他萬事小心。 第二場是報紙說的迴紋針式(@@?這名詞到底是誰想的啊),王佳芝猶如小寶寶一樣棲在易先生身上(李安說這個姿態表示了王佳芝有戀父情節),但是易先生還是不准王佳芝靠近他,不時的把她壓回床上。 但他們互相在彼此身上取得慰藉,兩個都是寂寞的人,一個被日本鬼子利用,被罵成漢奸;一個被特務組織利用,身不由己被命運推著走。 第三場是女上男下,此時男女間的心境已經改變很多了,易先生願意讓王佳芝取得主控權,還願意讓她蒙住自己的眼睛,記得易先生說過他怕黑,他不去黑的地方,但卻願意讓王佳芝蒙住他,直到他對黑暗無可忍耐才翻身。 王佳芝在這一場高潮後也痛哭了,她也是淪陷了吧,所以她才會對鄺裕民說快點行動吧。 她也快撐不住了。 「他不僅要鑽進我的身體,他也像條蛇一樣要鑽進我的心裡,而我只能像個奴隸,讓他進來。」 她發洩式地在老吳面前說著,她選擇將她心裡的痛苦用這麼赤裸裸的話說出來,連男人都聽不下去。 因為易先生已經鑽進她的心裡了。 她在第三場床戲的時候,已經是有機會可以刺殺易先生了,手槍就在離她那麼近的地方,而她也接受過射擊的訓練,但她沒有。 小說裡寫著一段「要到男人的心裡通過胃,要到女人的心裡通過陰道」,男人可以把性和愛分開,而女人卻不行。 她太忠誠於麥太太的角色,甚至在半夜闖進易先生的書房之後,說了一些「我只能耗在這裡等你」的抱怨話。(這不就像是戀愛中的男女會說的話嗎?時時刻刻都想知道對方在哪裡之類的) 以為易先生給她的信封是要測試她,沒想到卻是讓她可以大方的隨便挑一顆她愛的鑽石,一顆連易太太都沒辦法從易先生那邊得到的「鴿子蛋」。 有時候送禮不是在乎那個禮的價值,而是在於禮物背後的意義。 小說裡的王佳芝是重於物質,她想著「或許這個男人真愛她」。 「你覺得如何?」王佳芝說。 「我對鑽石沒興趣,我只想看妳戴著。」易先生說。 「我不習慣戴這麼貴重的東西在街上走」王佳芝就要拿下。 「戴著,你和我在一起。」易先生說。整場戲,梁朝偉的電眼收斂許多,但在這場,李安讓他做回以前的梁朝偉,儘量電。 王佳芝的心崩盤了,在這個人人都要利用她的時代裡,終於有一個人說「你和我在一起」,有人是站在她這邊的。 於是她說了「快走」,而易先生微笑聽著第一句口齒不清的「快走」,而第二聲「快走」讓他恍然大悟,不顧形象的從珠寶樓樓上跌跌撞撞地跳進車子裡。 (當他如海豚跳火圈一樣的跳進車子裡,我每次回想起來都想笑,但「逃命」就是這樣啊,你也不能說他演得誇張吧。) 王佳芝茫然的走出珠寶店,不知道何去何從,從她和易先生才一起後才有了家的感覺,現在又像沒有了。 「回家嗎?」車夫問。 「欸。」王佳芝。 明明知道這聲快走就是結束了她和易先生的關係,但她上車還是說了「福開森路」。 直到被封路,她拿下了縫在領子裡的毒藥,卻沒吃,她想賭看看易先生會不會救她吧。 小說裡的易先生是無情的,但李安在電影裡付予易先生又多一點的人性和感情。 最後,他還是沒救王佳芝。 「南礦場,晚上十點鐘前解決。」他還是簽了名。 「你的戒指」張秘書說。 「不是我的。」馬上否認,好像他否認了剛剛交出去的愛情。 太多人在監視他了,要是他放過王佳芝,可能連他自己都活不成了。 由他來決定她的死,這才是「生是他的人,死是他的鬼」。 最後,王佳芝、鄺裕民和他們舊日的同學,全被押到礦場槍決,王佳芝冷靜的面對,鄺裕民最後的眼神像是抱歉,而其他的同學則是嚎啕大哭。 如果是我,我想我會這樣,因為……….要我死,我也不要自己吃毒藥,我要拉著你們一起死!!!(怒) 易先生回到麥太太住過的房間,怕黑的他把自己放在不開燈的房間,坐在床上回憶著麥太太,他的眼眶泛紅,他是有淚的。 但易太太來問,他沒流下來,只叫她下去,繼續玩牌。 就當是什麼事都沒有了。 最後離去的身影,弄皺的白色床單…….. 幾天了,我還是會想著色戒,裡面的人,一舉一動都代表著好多意思,寫都寫不完。 王佳芝真的是個很倒楣的女人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 但她最後和初戀情人一起死,讓最愛的男人決定她的死,她沒有悔恨吧。 真的好看啦>O< 還沒看的快去看!(指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